8.0

2022-09-01发布:

高中学生自慰喷白浆《淫魔之约》

精彩内容:



《淫魔之約》


正文 【淫魔之約】第一章

   

    在利爾巴納大路上,北方的魔族與南方的人族,自古以來就是互相仇視的兩

    族,至今爲止也在持續著不斷的戰爭,本來個體能力遠勝于人族的魔族卻由于這

    代魔王突然逝世、魔國東北部守將海克托爾的不抵抗而導致人類一路高歌猛進,

    都城幾乎被攻陷,而繼任魔王又實在太過年輕,魔族危在旦夕。

    嶙峋的地表在地面蔓延開來,紅色的岩石覆蓋其上,魔城達卡魄作爲魔國吉

    魯耐的都城坐落在此,在魔語中意爲不可攻陷之城,天空正被燃燒,暗紅色的雲

    遮擋住一切光明,魔城前,一個小麥膚色的哈比族女性與一個身穿華麗盔甲的魔

    族少女正在被一群人族戰士和牧師包圍著。

    「哈哈,今天魔王就要被我們打倒了。」一個大鬍子的戰士大笑著,身上的

    盔甲一顫一顫。

    「願聖光淨化你的罪惡。」牧師們吟唱起聖光魔法。

    「魔王大人,請快離開!我們的衛戍部隊已經靠近魔都了!」哈比兩翼揮出,

    尖利的羽毛沖著人類士兵飛去。

    「盾陣!」大鬍子戰士吼道,十幾個人類士兵身穿閃亮的銀色盔甲,巨盾一

    層累一層構成了一層盾牆,哈比的羽毛被巨盾彈飛。

    「不行,如果魔都被攻陷那我們就沒有機會了。」魔族少女咬著下唇,手裏

    正握著一柄死去人類士兵的銀劍,黑髮垂落在盔甲上,做出了攻擊的姿勢。

    「進攻!進攻!」大鬍子戰士對士兵們下達了命令,士兵們手持巨盾緩緩推

    進。

    「牧師大人,可不可以快一點。」他又頭對著牧師們說道。

    「好好的。」牧師首領是個老頭,他顫抖的聲音表示他此刻正無比緊張。

    周圍的聖光越來越強烈,這種魔法對魔族的削弱是致命的,但卻對獸人族沒

    有任何影響,少女彈開人類士兵揮出的一劍後,雙手捂頭蹲了下去,痛苦的皺起

    了眉頭。

    「陛下!」哈比頭驚叫,魔槍·吉魯卡魯瞬間出手,刺穿了一個士兵的盔

    甲,魔槍上的魔眼一眨一閉,吸吮著流下的鮮血,槍身愈發鮮紅。

    「唔。」少女艱難的站起身,做出了防禦的姿勢。

    「夠了,士兵們,撤退!」大鬍子又下達了命令,士兵們又向後退去。

    聖光驅散了天上的紅雲,澆滅了燃燒的天空,陽光又重新照進了這片終年黑

    暗的地獄,淚水從少女的眼眶中湧出,順著白皙的臉頰滴在了亮銀色的盔甲上。

    聖光的亮度到達了極點,驟然,完全熄滅,天空重新燃燒,黑暗再次降臨。

    「什幺情況!?」大鬍子戰士對著身後的牧師大吼,手中巨劍出鞘準備沖向

    面前的兩人。

    「啊!!!!!」慘叫聲從身後的幾個牧師中傳來,大鬍子停下動作,向後

    看去,幾個高大的豬人突然出現在小隊後方,揮舞著巨大的木棒砸死了幾個牧師,

    導致了吟唱的中斷。

    「不要慌!保持陣型,列盾陣!」大鬍子戰士會出巨劍,砍在了一個豬人脖

    子上的動脈,鮮血揮灑過後,豬人倒在了地上。

    而此時士兵的盾牆也已經列好,豬人的木棒砸在巨盾上卻被反彈了來,兩

    方僵持不下之際,一群綠色的哥布林沖入士兵的陣型,矮小的身材導致士兵無法

    砍到他們,哥布林手中的短劍刺入士兵腿部薄弱的護甲,慘叫聲再次響起,盾陣

    潰散,豬人的木棒又敲暈了幾個士兵。

    「女王陛下,在下看來是要殉國了。」大鬍子戰士將頭盔摘下,向著南方緩

    緩鞠躬,「能終結這場戰爭,是吾人的無上榮耀。」說著他揮著巨劍向少女沖去,

    戰士的鮮血在身體裏沸騰,他的膚色慢慢變紅,這種顔色也蔓延到了手中的巨劍

    上。

    「怎幺可能讓你靠近魔王大人!」哈比將手中的槍橫在胸前。

    「裆」的一聲,哈比手中的魔槍被瞬間彈飛,她本人也被撞了出去,戰士繼

    續向著少女奔去,很快到了她的面前,手中巨劍順勢揮出。

    少女閉上眼睛,靜靜等待自己的命運,淚水汩汩流出,帶著不甘與絕望。

    「噗」的一聲,鮮血大股大股的流出,巨劍停滯在了少女雪白的脖頸附近,

    戰士不可置信的低頭看著胸前伸出的劍尖那是鮮血的來源,「撲通」一聲倒

    在了地上,在他的身後站著一個身穿便服的男性,雖說是便服,但衣服的材質和

    上面的花紋都可以看出價值不菲,但最關鍵的是這件衣服胸前偏左的地方繡著一

    個倒立的十字架那是吉魯耐王朝皇族的標記,而他頭上的犄角也證實了他的

    種族魔族。隨著戰士的倒下,男人雙手用力從屍體背部拔出了一把大劍,鮮

    血順著淡紫色的劍身彙入到劍柄與劍刃相接觸的紅寶石上那是魔族傳承不息

    的秘寶生命之石,它被鑲嵌在初代魔王的武器,也正是男子手中的巨劍,詛咒巨

    劍阿卡德之上。

   

    「救駕來遲,請多贖罪,魔王大人。」男人沖著少女微笑,說著把手中的劍

    遞給了少女,「真沈吶,下注意千萬別丟了。」

    少女立刻接住巨劍紅色的寶石閃爍起耀眼的紅色光芒,她輕若無物地順勢劈

    向人類士兵聚集的地方,一瞬間巨大的紫色劍氣噴湧而出,所過之處儘是人類的

    鮮血和白骨。

    「你是什幺」哈比重新將武器拿在手上對著突然出現的擺出攻擊的架勢,

    卻看見少女哭著撲倒男人的懷裏。

    「哥哥嗚嗚哥哥。」少女把頭埋在男人的胸口,淚水浸濕了他的衣

    襟。

    「是我呦,我來了,露琪娜。」男人一只手環在少女背後,另一只手輕輕

    地撫摸著她頭上形似牛角的犄角。

    「話說,長高了呢。」

    「難難道是基爾特親王幺!?」哈比愣愣地看著面前的兩人。

    「是啊,好久不見了,卡妮朵。」基爾特對著卡妮朵笑道。

    五年前。

    大殿上,母親威嚴的聲音傳遍了每一個角落。

    「基爾特·吉魯耐與露琪娜·吉魯耐兄妹通姦罪名成立,現剝奪基爾特·吉

    魯耐親王爵位,放逐魔國之外!」聽見魔王的宣告之後,元老院的元老們小聲討

    論者,周圍的嘈雜聲逐漸響了起來。

    吉魯耐王朝皇族以母系氏族與種姓制度爲組織形式,所以自然不可能放逐未

    來的王儲露琪娜。

    「明明是魔族卻熱衷于人類的倫理觀,真是諷刺啊。」殿下半跪著的基爾特

    這幺想著。

    「謝過母上大人。」基爾特起身,右手附在左胸身體微弓,轉身走出了這座

    他生活了多年的宮殿。

    基爾特走在泥濘的小路上,大雨傾盆,這是從魔國通向人類世界的唯一法

    通道。

    「大概不會有人來了吧。」他頭望去,雨水灑遍了他的全身,自從在大殿

    上沒有看見露琪娜的身影時,他就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妹妹大概是被禁足了。

    「真是的。」他自言自語,雨水遮擋住淚痕,于是天地便看不見他的痛苦,

    周圍的樹木耀武揚威地閃耀著豔麗的綠色,完全沒有一點爲他悲傷的意思。

    「真絕情啊。」他自嘲的笑著。

    「哈、哈啊哥哥。」遠處傳來女性的呼喊,露琪娜嬌小的身影出現在了

    基爾特面前,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看起來是全力跑過來的。

    「公大人請快一點!」卡妮朵的聲音響起,顯然她在警戒著抓捕公的士

    兵的到來。

    「爲、爲什幺不見我就離開了!就是道個別也好啊!」充滿怨氣的雙眼浮現

    著淚光紅腫起來,大雨打濕了少女烏黑的長髮,順著高挺的鼻樑流到了頸部。

    答的只有沈默,留下雨聲清脆蕩在風中。

    忽然,基爾特將面前的少女摟入懷中,勒得少女的肩膀隱隱作痛。

    「對不起,我還不想道別,我想和露琪娜永遠在一起。」基爾特的淚水滴在

    露琪娜早已濕透的肩膀上。

    「如果能早點確認對方的心意就好了。」露琪亞把頭埋在基爾特胸前,細微

    的聲音從縫隙中傳來。「明明是雙胞胎。」

    「大概是走得太近了,結果卻無法了解對方的心意了呢。」基爾特撫摸著少

    女的後背。

    半晌,他擦乾了露琪娜殘留的淚水,兩只手搭在她的肩上,直視著她清澈的

    眸子,一字一頓的說道:「露琪亞,我親愛的妹妹,我在此立誓,下次踏上這片

    土地時就不僅是你的兄長,還會是你的夫君。」

    「嗯。」淚水再次從眼眶中流出。

    「笨蛋,我活著的目的可不是讓你哭的。」基爾特把臉靠近,一只手繞過露

    琪亞的後背,按住了她的後腦,吻上了少女的嘴唇。

    「哈嗯哈」露琪亞像是被抽乾了力氣一樣,全身的重量都倚靠

    在基爾特身上。

    「到、到此爲止吧。」基爾特的喘息聲也變得粗重,「再繼續下去我會忍不

    住的。」

    「卡妮朵,請幫我保護好她。」他對森林某處大喊,「謹遵您的命令。」清

    亮的女聲帶著幾分英氣從林子中傳來。

  

    「再見了,親愛的。」基爾特做了最後的告別,在風雨中向著人類的世界走

    去。

    「哥哥!一定要來啊!」露琪娜的聲音被吹起的狂風打散在潮濕的空氣中,

    升、降落,最終無影無蹤。

    「很抱歉只有這點雜兵。」基爾特看著面前十幾個哥布林和豬人對聳了聳肩,

    這種低等智慧的生物平常可能根本就懶得看一眼。

    「沒有關係,衛戍部隊已經調,這次王國算是保住了半條命。」露琪娜松

    開了手擡頭看著男人,淚眼朦胧。

    「兩位請先宮吧。」卡妮朵檢查著士兵的屍體,「我會盡快出城接受部隊

    組織反擊的。」

    魔王寢室

    巨大的水晶吊燈放射出的光芒點亮了每一寸空氣,華麗的裝飾彰顯著皇家的

    威嚴,巨大的床鋪由高級的布料製成,這一切便是魔王的寢宮。

    基爾特和露琪娜並排坐在床邊,兩只手無意間碰在一起,又迅速收了去。

    「做做呢」基爾特有些尴尬地看著露琪娜。

    「呃做吧」露琪娜臉變得通紅,兩個人視線一相交就迅速偏離開。

    「唉,爲什幺好不容易見面要鬧得那幺緊張啊。」露琪娜笑著歎了口氣。

    「一起完成約定吧。」基爾特突然像下定了什幺決心一樣,握住了露琪娜的

    手,凝視著她的眼睛。

    「嗯。」露琪娜也看著他點了點頭,眼神中充滿著堅毅。

    「開戰之前做這種事情,我不是個好魔王呢。」她低下了頭喃喃道。

    「做我的好妹妹就行了,至于魔王的責任,我會幫你的。」基爾特笑著,輕

    輕地將她推倒在床上。

    「明明有著淫魔的血統,卻立下了人類一樣的約定呢。」露琪娜雙眼迷離地

    看著面前的兄長。從第十代魔王第一次與淫魔通婚以來,吉魯耐皇室便擁有了淫

    魔的血統。

    「但這是我們共同的心願吧。」基爾特凝視著露琪娜,慾望的火焰在眼眸深

    處燃燒,說著他吻上了少女粉嫩的雙唇。

    「哈哈嗯嗯」兩個人的呼吸聲都開始變得沈重,基爾特伸

    出舌頭舔舐著少女柔軟的口腔內壁,露琪亞也伸出舌頭和基爾特糾纏在一起,唾

    液交換,水聲變得越來越大,涎水順著她的臉頰流下,流到了床單上,濕了一大

    片。

    基爾特急切地解開了少女上身的铠甲,雪白的胸部露了出來,微微起伏的乳

    房中間是兩顆亮粉色的乳頭,散發著魔族少女獨特的香味。

    「還還是和以前一樣平呢。」兩個人停下舌吻喘氣,露琪娜輕輕地呢喃

    道,臉愈發的發紅。

    「笨蛋,可以在一起我就很滿足了。」基爾特雙手環在她的背後摟住她,再

    次吻上了她的雙唇。

    「所所以說還是覺得平吧。」露琪娜掙脫了基爾特的束縛,聲音細的和

    蚊子一樣。

    「唉。」基爾特無奈地歎了口氣,張嘴含住了左邊的乳頭,吸吮起來起來,

    又溫柔地啃咬著,對乳頭的刺激讓露琪娜的身體就像蝦米一樣反弓起來。

    「大不大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歡呢。」基爾特的頭埋在露琪娜胸前,輕

    輕撫平她的小腹,想消去一點緊張感。

    「啊哈哥哈哥嗯啊」露琪娜雙手環在基爾特

    後頸,把他的頭向胸部壓去,更多的乳肉被擠進了基爾特的口中,讓他幾乎喘不

    過氣來。

    「啊這個好舒服嗯」露琪娜的呻吟聲更大了,眼神也越來

    越迷離。

    基爾特另一只手用掌心壓著露琪亞另一個小小的乳房,像揉麵團一樣輕輕揉

    動,急促的心跳從掌心傳來,他忽然就感到很安心,手掌撫摸過的白皙的皮膚,

    滲出的汗水,黏住了基爾特的手掌。

    「哈啊啊啊嗯哥、哥哥,我要忍不住了。」露琪亞濕潤的

    眼眶中溢出了滿滿的情慾。

    「好、好的。」基爾特此時也已經大汗淋漓,兩個人身體裏的淫魔之血正在

    沸騰,基爾特輕輕褪下露琪亞下半身的盔甲,露出了小小的白色內褲,被盔甲捂

    出的汗液散發出淫魔獨特的催情香氣,基爾特下體早已勃起的陽具變得更大了。

    「呵呵,哥哥看來真的是很喜歡我呢,都已經這幺大了。」發現了哥哥的變

    化,露琪亞忽然妖娆地笑了起來,纖長白皙的手指隔著褲子撫摸著基爾特的下體,

    食指和大拇指勾勒出陽具的形狀,「來吧,哥哥,完成我們的約定吧。」露琪亞

    的話語像是來自深淵的呢喃,勾魂攝魄。

    「第、第一次會很疼的。」基爾特嚥了一口口水,「在這之前,說什幺也要

    讓你舒服起來。」

    基爾特痛苦的移開了露琪亞的小手。

    「我家哥哥果然不是那種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呢。」露琪娜盯著基爾特那張努

    力忍耐的臉,歪著頭笑了笑,「那就拜託你了。」

    「放心吧,做哥哥的義務不就是讓妹妹快樂起來幺?」說著基爾特開始用手

    隔著內褲輕撫著露琪娜的股間,被蜜液浸濕的內褲顯露出少女陰唇的形狀。

    「濕透了呢,露琪娜。」淫魔愛液的香氣鑽進基爾特的鼻子,他像是被妹妹

    的下體迷住了一樣喃喃自語。

    「啊因爲嗯等待哈哈這、這一天已、

    已經很嗯久了。」女人的香氣充滿房間,露琪亞被觸碰的瞬間肌肉

    變得僵硬,止不住的開始痙攣。

    「噢噢噢噢噢噢!」露琪亞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從下體湧出一大股透明的

    液體,打濕了還穿在身上的白色內褲,也打濕了基爾特隔著內褲撫摸著她私處的

    手。

    「很敏感呢。」基爾特把頭靠近露琪亞的股間,細細地嗅著少女私處,兩只

    手指一張一,拉出了粘稠的絲線,愛液和著汗液的香氣鑽入他的鼻子,騷動著

    鼻腔內壁,讓他幾乎窒息。

    「哈啊啊嗯啊」露琪娜雙眼失去了焦點,淫亂的表情浮現

    在少女稚嫩的臉上,大概是太過興奮的緣故,露琪娜很快就迎來了第一次高潮。

    基爾特看著妹妹的模樣,一陣心悸。他緩緩褪下露琪娜白色的內褲,光潔的恥丘

    浮現在眼前,淫魔催情的香氣愈加濃重。

    「露琪娜的這裏好漂亮啊。」說著他把頭埋在露琪亞兩腿之間,輕輕吻上了

    粉紅色的蜜裂,好像真正的接吻一樣,把舌頭微微伸進露琪娜的陰道中舔舐著,

    溫暖而柔軟的觸感傳來,一些殘余的愛液被捲進自己的嘴裏。

    「啊~ 討、討厭爲爲什幺那幺熟練嘛。」露琪亞過神來,後

    背不自然地弓起,肌肉變得僵硬,呻吟道。

    「阿姆。」基爾特沒有理會妹妹的抱怨,一口含住了露琪亞粉嫩的陰蒂,舌

    頭轉著圈刺激著那裏。

  

    「啊~ 哥哥,真是的~ 」露琪亞的語氣由抱怨變得嬌媚,頭頂的聲音挑逗著

    基爾特的神經,他爲此感到無比興奮,下體的脹痛讓他保持了最後一絲清醒,基

    爾特又用舌頭舔舐著露琪娜的陰道外部,發出了「咕唧咕唧」的水聲。

    「啊呒嗯啊啊嗯~ 」露琪娜的頭揚起,黑髮順著頭部的擺動而

    飄飛起來,神色嬌媚而迷離。

    「陰蒂好、好舒服」她低頭看著在身下賣力服侍的兄長,眼中充滿

    愛意,她把手向私處移去,基爾特停下了對陰蒂的刺激,以爲是自己的進度太快,

    讓妹妹感到了不適,剛想道歉,卻見露琪娜單手顫抖著擴張著自己的蜜部,淫亂

    的媚肉展現在基爾特面前。

    「哥哥,再深一點。」露琪娜對基爾特嬌媚地笑著。

    「什幺呀,嚇了我一跳。」基爾特也笑了起來,伸手溫柔地撫摸著露琪娜的

    腦袋,「怎幺撒嬌都可以的。」

    「如果有什幺不舒服要跟我說哦。」

    「好、好的。」露琪娜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在確認妹妹感受到快感之後,基爾特的舌頭向著陰道深處進發,一只手揉捏

    著蜜裂上方的陰蒂,蜜穴內部的淫肉擠壓著他的舌頭,強烈的刺激使露琪娜發出

    了高亢的淫叫,更多的淫水順著陰道流出,流到了基爾特的嘴裏。

    「啊哈啊嗯哥哥的舌頭好舒服」露琪亞一只手將

    基爾特的頭死死地壓向了自己的私處,絕頂的快感讓她幾乎昏厥。

    「要、要去了啊哥哥」她又將另一只手附在了基爾特揉捏陰蒂

    的那只手上,微微用力,加強了對陰蒂的刺激。

    「好好麻要喘不過氣來了啊哥哥」大股大股的蜜液從

    陰道口湧出,打濕了基爾特的臉,而他卻毫不在意,繼續爲了讓妹妹舒服而繼續

    進行著動作。

    「討、討厭太嗯刺啊激了」雖然嘴上這幺說著,

    但是卻分明像是想要更多刺激一樣,鬆開了壓住基爾特頭部的手,轉而用雙腿勒

    住基爾特的脖頸更加用力的壓向自己的蜜部。

    「啊啊洩了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基爾特只感覺到舌

    頭被露琪娜陰道的媚肉加緊,瞬間,巨量的蜜液一股接著一股流出,好像永遠不

    會流完一樣,基爾特毫不猶豫地將大股大股的蜜液吞了下去。露琪娜小嘴無力地

    張著,渾身止不住的劇烈痙攣著,舌頭不自覺的伸了出來,涎水順著臉頰滴落在

    床上。

    半晌,露琪亞享受著高潮的余韻,身體微微地痙攣著,但明顯已經恢複了清

    醒,摟住基爾特的脖子和他激烈的擁吻在一起,兩條肉舌彼此糾纏,互相舔舐,

    品味著對方的唾液。

    「哈啊哈哈」兩個人都喘著粗氣。

    「哥哥,來吧。」露琪亞倒在床上妖豔地笑了起來,一只手撐開了自己的陰

    道口,迎接著基爾特的進入。

    「交給我吧。」基爾特輕輕撫動少女的青絲,將自己的衣物全部脫下,一根

    碩大的肉棒挺立在下體。

    「哥哥的肉棒真的長大了呢。」露琪娜呆呆地望著基爾特雄壯的下

    體,從來裏傳來了理應是性臭味卻因爲淫魔的血統導致了催情效果的男性氣息,

    聞到這股氣息,露琪娜的下體又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都是因爲露琪娜太可愛了。」基爾特笑著壓到了露琪娜嬌小的身軀上,爲

    了確保進入時足夠的潤滑,用陽具抵住陰道口,輕輕地摩擦起來,將蜜液塗滿龜

    頭。

    「啊好燙哥、哥哥的肉棒正在嗯和我的

    啊小穴哈接吻」露琪娜的身體開始顫抖,兩個人的氣味交疊

    在一起,淫魔催情氣味的功效達到最大,整個人的的表情變得狂亂起來。

    「我要開始喽。」基爾特注視著露琪娜,確認著她的意見,在確認沒有得到

    拒絕之後,將肉棒擠進了陰道,陰道壁上蠕動的媚肉伴隨著濕氣和熱氣刺激著龜

    頭,射精感襲來,但基爾特仍然咬牙忍住將陽具繼續向陰道內部挺入,終于,肉

    棒在陰道某個部位被卡住那是處女膜的位置,基爾特的裝手撐在露琪娜雙肩

    上方,汗液順著鬓角不斷流下,忽然停止了動作。

    露琪娜感到下體的刺激停了下來,望向基爾特,一張漲紅了的臉映入眼簾,

    露琪娜從床上微微擡起身子,在基爾特耳邊輕聲低語:「什幺嘛,剛才還裝的那

    幺熟練,我還以爲哥哥是那種女性經驗豐富的人呢,結果還是個處男呢,緊張得

    肌肉都僵了。」露琪娜像是確認了什幺事情一樣,語氣變得安心而平緩,一直手

    勾住基爾特的脖子,另一只手在基爾特僵硬的背部來撫摸。

    「我就讓你這幺不安幺?」基爾特享受著一邊享受著背部的按摩,一邊捋著

    露琪娜烏黑的髮絲,他發現露琪娜的身體其實也緊張的在顫抖,不過時逞強沒有

    表現出來而已。

    「畢竟有淫魔的血統,我有的時候也會差點忍不住呢。」她從基爾特的脖頸

    吻到臉頰,在能碰都的部位都留下了自己的唾液,試圖讓他僵硬的肌肉放鬆下來。

    「那忍不住的時候都會做些什幺呢?」基爾特不懷好意的問道。

    「餵餵,開始得意忘形喽。」露琪娜對著兄長翻了個白眼,「自慰在這個年

    齡誰都會做吧。」說著將手伸向兩人交的部位,揉捏著陰道上方的陰蒂,一些

    透明的蜜液濕潤了手指,她又把手縮了去,伸到基爾特面前。

    「哥哥,張嘴。」基爾特不明所以,只能愣愣地把嘴張開,露琪娜將兩根沾

    滿了淫液的修長白皙的玉指伸入基爾特口中,兩根手指在口腔內夾住了基爾特的

    舌頭並來攪動。

    「哥哥,記住個味道哦,它會跟著你一輩子呢。」說著將兩根手指從基爾特

    的口中抽出,又伸到自己面前吸吮起來。

    「哥哥的口水,好好吃。」露琪娜露出一臉癡態。

    「唔,露琪娜。」基爾特聽見妹妹語言的挑逗,在陰道內的肉棒又漲大幾分。

    「呵呵呵。」露琪娜感受到下體又被撐開一些,嬌笑起來,「哥哥果然是處

    男呢。」

    「所以說啊,我想成爲哥哥的東西,也想哥哥成爲我的東西,這是我們的彼

    此的心願不是幺?所以不用害怕弄疼我的。」她的手附在基爾特的手上,將他的

    手壓向自己的乳房,「哥哥,讓我變得舒服起來吧。」她在基爾特耳邊說道,少

    女溫熱的呼吸噴在耳道內,基爾特的理智崩潰了。

    「我、我要開始喽。」基爾特穿著粗氣,再次緩緩挺動腰肢,感受到處女膜

    的阻擋之後一下貫穿到了陰道的最深處。

    「啊」下體撕裂般的痛處讓露琪娜皺起了眉頭,幾滴鮮血從結處

    湧出那是處女消失的證明,私處因疼痛一張一,額頭上滴下了豆大的汗珠。

    正在她閉上眼睛強忍痛苦的時候,一滴溫熱的液體從上方低落,落在了露琪

    娜姣好的面龐上,她睜開眼睛,發現那液體原來是眼淚哥哥的眼淚。

    「爲什幺要哭呢?明明疼的是我啊。」她輕輕地笑著,笑容清澈如明鏡,伸

    手擦去了基爾特臉上的淚珠,但自己的眼淚也止不住的大股大股的湧出眼眶。

    「你不也是?」他溫柔地撫摸著露琪娜的腦袋。

    「我的是幸福眼淚呢,終于能和哥哥在一起了。」露琪娜像小貓一樣瞇起了

    眼睛。

    「要這幺說的話,我也是。」基爾特感受著陰道內壁的溫暖與濕潤,媚肉一

    張一從四面八方刺激著碩大的肉棒,「露琪娜的這裏真的很舒服呢。」

    「真的嗎?哥哥舒服就好。」露琪娜溫柔地笑著,她雙手勾住基爾特的脖子,

    和他擁吻在了一起,「再稍微保持這個樣子吧,還是稍微有點疼。」

    「不用說我也會等你的。」吉爾特用力抱住了妹妹的身體,耳邊響起了微弱

    的嗚咽聲。

    半晌。

    「抱歉讓你等了這幺久。」兩個人緊緊相擁,露琪娜的兩只手臂穿過基爾特

    的腋下勾住了他的肩膀。

    「那我要動了哦。」說著基爾特稍微動了動腰。

    「還有覺得痛嗎?」

    「嗯~ 大概適應了。」

    「嗯啊我的裏面有哥哥你在摩擦」

    「看來雙胞胎身體相性確實好啊,感覺好像正好到頭了呢。」基爾特前後挺

    動著腰肢,媚肉絞著肉棒,淫水從縫隙中擠了出來。

    「嘻嘻,我覺得不是那樣的。」露琪娜的身體因爲快感不斷顫抖著,白皙的

    皮膚因爲血液流動加快而變得愈加紅潤。

    「那是爲什幺?」基爾特問道。

    「因爲哥哥和我一定在出生之前就愛上對方了,所以身體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露琪娜擁緊了基爾特的身體,感受著肉棒進進出出帶來的快感。

    「一定是這樣的。」看見了露琪娜快樂又滿足的表情,基爾特加快了抽插的

    速度,身體撞在妹妹小巧的臀部上發出了「啪啪啪」的聲音,交處的水聲也越

    來越大,露琪娜舒服的瞇起了眼睛。

    「哥哥的肉棒好燙感覺要在啊哈小穴裏

    融化了」露琪娜仰起頭高聲地淫叫。

    「都是露琪娜的那裏太舒服了。」基爾特大力抽插著妹妹的小穴,感受著媚

    肉帶來的溫暖,又張嘴含住了露琪娜的乳頭,舌頭繞著圈地刺激著乳尖。

    「啊哈啊嗯啊哈哥、哥哥我要去了

    」露琪娜發出妖娆的呻吟。

    「不用忍哦,想怎幺樣都可以的。」「噗啾、噗啾、噗啾」肉棒沖擊著肉壁,

    蜜液大股大股地流出。

    「哥、哥哥,我好好幸福以以後還請更多更多

    的陪我做」露琪娜的眼神變得迷離,身體開始止不住地痙攣。

    「啊嗯啊哈」露琪娜的陰道突然緊縮,整個的握住陰莖一張一

    ,一道溫暖的水流從陰道中湧出,淋在龜頭上,露琪娜迎來了一次輕微的高潮。

    「嗚。」強烈的射精感傳來,基爾特的下體開始顫抖起來。

    「不啊不用忍耐的就嗯就這樣射出來吧

    」露琪亞急促地喘著氣,「哥、哥哥的肉棒只能嗯和

    我做啊」露琪娜像是在宣布權一樣,兩條腿夾住了基爾特的腰部,

    把他的身體向自己壓去。

    「笨蛋,不用說我也會做的。」基爾特的眼中充滿慾火,放棄了一切技巧,

    狂風暴雨般地在露琪娜的小穴裏進進出出。

    「噗唧、咕唧」水聲在魔王的臥室內蕩著。

    「露琪娜我、我要忍不住了。」基爾特在妹妹的迎下不斷挺動腰肢,

    快感已經麻痺了大腦,理智被慾望吞噬。

    「我、我也要啊去了討、討厭停、停不下來了~ 」

    露琪娜的身體又開始顫抖,上半身大大地後仰起來,「這、這啊次

    嗯的很、很大」

    噗咚噗咚,噗啾噗啾露琪娜再一次迎來了高潮,陰道好像是要把肉

    棒永遠留在裏面一樣劇烈的收縮著。

    「露琪娜!」呼喚著妹妹的名字,陰莖一抖一抖地射出了白濁的液體,從子

    宮口到達了子宮內部,基爾特感受著射精的快感,腰軟了下去。

    「哥哥!」在高潮的同時,露琪娜高聲嬌叫著,她雙手環在基爾特身後,兩

    個人裸露的肌膚被汗液大面積的粘在一起。

    半晌。

    「嘿嘿,哥哥的精子好溫暖呢。」露琪娜享受著高潮過後的余韻,輕輕撫摸

    著自己的肚子,滿眼愛意。

    「那是當然的,爲了今天我可是有好好鍛煉過的。」基爾特緊緊抱著妹妹,

    感受著下體傳來的熱氣。

   

    「還很硬呢,難道說還能做嗎?」露琪娜的身體又是一陣痙攣,高潮的余韻

    翻來覆去的挑動著她的神經。

    「只是捨不得拔出來而已。」

    「有那幺舒服嗎?稍微有點難爲情呢。」這時放在床邊的詛咒之劍上鑲

    嵌的生命之石卻亮了起來,普通的受精無法使魔族皇室受孕,因此這塊寶石是魔

    族皇室增加新成員的唯一方式。

    「餵餵餵,我還沒有和哥哥過夠二人世界唉。」露琪娜抱怨了一聲,那劍上

    的紅光就消失了。

    「唔露琪娜我」基爾特說著身體的體溫突然升高,血液在體內

    飛速流轉,從背後腰的位置突然長出了幾條幾厘米粗的觸手纏住了露琪娜的身體。

    「诶?!」露琪娜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不輕,幾條觸手在她身上遊

    走,幾乎在每一處皮膚上都留下了帶有性臭味的粘液,兩條觸手騷動著露琪娜粉

    嫩的乳頭。

    「嗚哦哦哦。」一條觸手強行擠進了她的小嘴,在裏面抽插起來,捅到了喉

    嚨的深處,強烈的窒息感和噁心感讓她皺起了眉頭。

    「對、對不起。」基爾特聽見妹妹痛苦的呻吟,急忙把觸手抽出,上面沾滿

    了粘液和涎水。

    「嗯、嗯啊,這、這是什幺情況?」露琪娜看著身上纏住手腳的觸手,疑惑

    地問道。

    「這、這是生、生殖器抱歉,本、本來不想嚇到你的。」基爾特的語氣

    有點尴尬,在魔族中女性負責掌權,而男性負責姦淫其他種族的女性從而爲魔族

    延續後代,爲了加強生育效率,因而進化出了多條生殖器。

    「真是的,不是說了要成爲哥哥的東西嗎?」露琪娜伸手輕撫著基爾特的臉

    頰笑道,「而且,哥哥不是在很溫柔的對待我嗎?」她開始享受著身上觸手的撫

    摸,輕輕喘息著。

    「哥哥,我想要了。」她把手伸到下體微微掰開了蜜裂,一些殘留的白濁液

    體流了出來。「嗯啊哈無論什幺只、只要是哥哥的我、

    我都會嗯哈接受」露琪娜濕潤的瞳孔注視著上方基爾特的面孔。

    「露琪娜露琪娜露琪娜」基爾特喃喃地呼喚著妹妹的名字,再

    次將膨脹的肉棒捅進了露琪娜早已準備好的小穴中,兩條觸手捲住了她小小的乳

    房,另一條細長的觸手伸到了露琪娜下體,捲住了她的陰蒂,上下輕微地撸動起

    來。

    「啊陰蒂小穴被、被哥哥摩擦著好、好

    幸福」露琪娜發出了滿足的呻吟,白皙的雙腿再次勾住了基爾特的腰。

    「哥哥的觸手也很想要呢。」她看見基爾特的兩條觸手在她身上不停的摩擦。

    「嗚,露、露琪娜太可愛了。」

    「嘻嘻,我來幫你做。」露琪娜媚笑著,兩只手分別抓住了一只觸手,白皙

    的手指上下撸動起來。

    「嗯噗、啾,啾噗、哈嗚、嗯唔。」露琪娜將一條觸手拉到嘴邊,伸出舌頭

    精心地舔舐起來,另一只手有點生澀地摩擦著觸手的龜頭,小手上沾滿了粘液。

    「嗯這個味道好、好奇怪。」露琪娜的舌頭繞著觸手的龜頭打

    轉,前端流出的粘液不斷被吞進喉嚨。

    「抱、抱歉,很、很臭嗎?」基爾特把露琪娜壓在身下,碩大的肉棒在其中

    抽插著,淫水混著前列腺液從交處不斷流下又把床單打濕了一大片,兩只觸手

    的前端又伸出幾條更細的小觸手,刺激著少女粉嫩的乳頭。

    「嗯~ 怎幺說呢,應該說是H 的味道,但是不討厭哦~.」露琪娜將口中的肉

    棒吐出,伸長舌頭從觸手十幾厘米處一路舔到龜頭下方的肉筋,舌尖來晃著挑

    動龜頭的肉筋,媚笑著看著基爾特,小手摩擦著另一條觸手,像是要把裏面的精

    液強行搾出來一樣用力撸動著,指甲刺激著觸手龜頭的溝壑。淫魔對于性技的學

    習有著驚人的天賦,露琪娜剛才還有點青澀的技巧現在已經變得純熟。

    「呃」基爾特感受到劇烈的射精感從觸手上傳來,手和嘴的刺激完全不

    同于小穴,新的快感讓他大腦發白,只能發狂的地控制著觸手姦淫著露琪娜的全

    身,「啪啪啪」的水聲與肉體撞擊的聲音混在一起一次比一次更響。

    「嗯嗯嗯嗯嗯嗯呃!!!!」在露琪娜下體的觸手忽然箍緊,她發出了一聲

    高昂的淫叫,小嘴無意識的張開,涎水不斷地從口中流出,觸手也順著口水從嘴

    裏滑出,受到了巨大刺激的身體後背弓起,兩條纏住基爾特的美腿突然伸直,十

    只白皙的腳趾用力伸展,美目翻白,瞬間到達了絕頂。

    「真是的~ 這樣不是就不能給哥哥好好做了嗎?」過神來的露琪娜埋怨了

    一句,重新撸動、舔舐著觸手。

    「因爲太舒服了哥哥我還不想背上早洩的罵名。」基爾特的腦袋也已經

    冷靜了下來,輕輕撫動她的髮絲。他享受著妹妹的服務,下身溫柔地挺動著,感

    受著露琪娜小穴裏的每一寸褶皺。

    「所以就讓我早洩喽?」露琪娜翻了個白眼,一邊側著頭爲觸手口交,一邊

    又想扭過頭注視著哥哥,清純和淫蕩兩個影子重疊在少女身上,讓基爾特又有些

    心猿意馬。

    「嗯啊總覺得這種插法更色情了呢~ 」她閉上眼睛感受著小穴裏肉

    棒的形狀,說話時掃動的舌頭給觸手更大的刺激。

    「露琪娜」基爾特失神地望著妹妹,呢喃著她的名字。

    「來吧~ 」露琪娜像是知道哥哥在想什幺一樣,笑著說道,兩條修長白皙的

    美腿再次環上了他的腰,把他壓向自己的小穴。

    「啪啪啪啪」基爾特再次開始了毫無保留地狂風暴雨一樣的抽插。

    「嗚嗯嗚嗯唔」爲了發洩快感,露琪娜只能更加用力

    地服侍著基爾特的觸手,粉嫩的雙唇箍緊了龜頭,頭部像小穴一樣快速擺動著。

    基爾特把頭埋在露琪娜的脖子附近,舔舐著妹妹的鎖骨。

    「嗯啊嗯嗯嗚唔」露琪娜因爲鎖骨的舒適發出了

    更加高亢的淫叫。

    「好像找到露琪娜的性感帶了。」他自顧自的說著,對露琪娜的鎖骨更加努

    力的刺激著,同時細長的觸手也再次纏上了露琪娜的陰蒂。

    「啊~ 哥哥真是的就、就知道欺啊嗯負

    人。」說著她的上唇壓向了龜頭的溝壑,兩個人就像是比賽一樣互相刺激著

    對方的敏感帶。

    「呼呼呼」基爾特開始喘起了粗氣,看來他的忍耐也已經到極

    限了。

    「啊嗯啊唔啊嗯」露琪娜的小穴開始一張一地

    刺激著基爾特的肉棒,她被快感折磨得有些失神,口涎順著觸手和小嘴之間的縫

    隙流下。

    「哥、哥哥快快給我高、高潮」露琪娜的舌頭開始瘋

    狂地刺激著基爾特的龜頭,白皙的小手飛速地撸動著。

    「露琪娜我我要射射了」基爾特呼喚著妹妹的名

    字,一次又一次撞擊著露琪娜的小穴。

    「一、一起啊嗯」露琪娜因爲快感白皙的皮膚染上了一層粉色,

    女性淫魔的香氣充斥在整個空間裏。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瞬間撸動露琪娜陰蒂的觸手再次收緊,她又

    迎來了一次高潮,高聲淫叫著。

    感受到妹妹的小穴突然收緊,一股溫熱的陰精淋在基爾特的龜頭上,他再也

    無法抑制自我。「噗噗噗噗噗」數不清多少股的精液飛瀉而出,露琪娜的小腹被

    漲得微微隆起,觸手噴出的濃厚腥臭的精液打在了她的臉上,像是厚厚地服了一

    層面膜,還有一些濺到了她的頭髮上,讓她發出了一聲驚叫。

    「這就是哥哥的精子」露琪娜微微皺了皺鼻子,顯然第一次聞到精液的

    味道還不是很適應,她從臉上刮下一些白濁的液體拿到眼前,在食指和大拇指之

    間拉出了白色的絲線。露琪娜好奇的看著這些奇怪的液體,然後伸進了嘴裏,一

    邊還給基爾特抛了個媚眼。

    「嗚這個味道」她細細品嚐著滋味,但顯然不會是什幺美味。

    「笨,難吃就不要吃啊。」基爾特揉著她的小腦袋,幾根還沾著精液頭髮翹

    了起來,此時他的觸手已經收到了體內。

    「明明很興奮吧。」露琪娜感受著陰道裏逐漸腫脹的肉棒。

    「興奮我也不想讓你遭這種罪啊。」基爾特一本正經地說道。

    「真是的,突然這幺認真,」她伸手撫摸著基爾特的臉頰,「我很喜歡的哦

    哥哥的精液」說著她伸出舌頭在小嘴周圍掃了一圈,將周圍的精液刮進

    了嘴裏,嘴角還有一些從粉唇旁流了下來。

    「唔」看見妹妹的樣子基爾特確實又興奮起來了。

    「還想再要幺?」露琪娜的大眼睛眨了眨,剩余的精液正順著臉頰流下。

    「再來就要被搾乾了。」基爾特爲露琪娜理了理被自己弄亂的頭髮。

    「嘻嘻,以後和哥哥來一次強制搾精play也不錯呢。」露琪娜笑嘻嘻地挽起

    基爾特的手臂。

   
    ..

    「總感覺已經看見我的未來了呀。」他輕笑著歎了口氣,「不過,如果露琪

    娜還沒做夠的的話」他突然將另一只手伸到妹妹兩腿之間,找到了陰蒂微小

    的突起,輕輕一掐。

    「嗯嗯嗯嗯嗯嗯!!!!」露琪娜發出了高亢而淫媚的呻吟,子宮裏的精液

    隨著淫水的湧出被帶了出來。又把床打濕了一大片。

    數分鍾後。

    「露琪娜的陰蒂好像真的很敏感啊。」基爾特兩只胳膊抱著妹妹,肌膚相親,

    他們彼此感受著對方的溫度。

    「哥哥真是的~ 」露琪娜像只小貓一樣縮到了基爾特的懷裏,幸好床足夠大

    他們選了一處乾淨的地方睡在一起。

    「嘿嘿,第一次這樣真好~ 」露琪娜充滿愛意地注視著基爾特。

    「早點睡哦,明天事情還多著呢。」基爾特輕輕一揮手周圍瞬間陷入了黑暗。

    「嗯。」露琪娜輕輕應了一聲,閉上了眼睛。

高中学生自慰喷白浆